<code id="hhktd"></code>
    <ins id="hhktd"><option id="hhktd"></option></ins>
  • <ins id="hhktd"><video id="hhktd"><var id="hhktd"></var></video></ins>

        <tr id="hhktd"><track id="hhktd"></track></tr>
        <menuitem id="hhktd"><acronym id="hhktd"></acronym></menuitem>

        1. <ins id="hhktd"><video id="hhktd"></video></ins>
        2.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我在非洲開工廠,快樂得不想回來了

          2022-11-22 17:26
          霞光社
          關注

          作者|郭照川

          編輯|宋函

          中國人出海非洲已經超過30年了,有許多出海人和企業在那里扎根。

          但對于這片被視為“出海新興市場”的土地,許多人其實對其了解不深。

          從“早期支援”帶來的第一批國內出海者,到中資企業出海潮流帶來的“非洲熱”,再到許多有創業思路的出海人從大平臺逐漸“跳出”,在當地完成了事業的蛻變,非洲真正意義上是一片長期被忽略的夢想大陸。

          而非洲本身,也在以超出我們想象的速度“飛”速發展。從一開始當地居民對中國品牌的不信任,到非洲人對“中國制造”的極大認可,華為、傳音等中國手機被接納,中國品牌也經歷了“由小到大”、由聚集到分散、由被懷疑到被信任的歷程。

          在非洲哪些市場仍然是“藍!?

          在非洲建立事業的人們,又是如何克服與當地巨大的文化、用人差異?

          出海非洲,他們靠什么淘金?

          霞光社和幾位在不同階段出海非洲的中國人聊了聊,聽他們講述自己經歷的故事和他們眼里的非洲市場。

          非洲當地環境。圖源:受訪者

          搭上當地東風,中國人非洲“淘金”

          上世紀六十年代,國內各省援建項目派遣出的許多工作人員,不遠萬里來到非洲,開始了對當地基礎設施如電站、水壩等的基礎搭建。改革開放以后,頗具膽魄的中國東南沿海一帶的人,一批批帶著國產商品來到這里,成為了在非洲當地開展生意和注冊的僑商。他們中的一些人選擇留在非洲,成為個體經營者從事貿易。有的從國內采購一些小商品和日用品,通過海運送到非洲,在那里成為了最初的“中國店主”。另一些人在當地開起了中餐館,把華人美食風味帶到了非洲。

          遙遠的出海非洲市場。圖源:受訪者

          “當時在非洲中國出海人的圈子很小,在當地某班飛機上偶然遇到的幾個中國乘客,經常會發現大家都相互認識!爆F就任于非洲某商會秘書長的杜睿告訴霞光社。

          自2006年后,杜睿就和先生一起來到了非洲南部國家津巴布韋。

          從創業起步期走到今天,他們從事的行業已經包括了非洲的建材、礦業、房地產和工業園區開發等眾多行業,企業中當地員工的數量已經接近400人左右。

          最初在非洲的個體出海者,大部分都集中在小商品貿易和餐飲這兩個領域。

          但在2010年之后,轉變已經在逐步發生:中國人在非洲的生意已經從最開始的“貿易”,轉變為了“制造”—— 即在當地做實業,在當地設廠,并雇傭當地人從事產品加工,已經走出了簡單的商品交易范疇。

          “我還記得在2018年的時候,我們在整個產業升級上大概投資了4000萬人民幣左右!倍蓬Uf。

          從2009年到2015年,伴隨著津巴布韋為期六年的經濟高速增長,杜睿和先生也搭上了當地發展的“東風”,積累起了事業前期的基礎。隨著2017年津巴布韋政局逐步穩定,大量關于工業園區、房地產、上下游建材類的項目投資開始逐步上線。另一家在津巴布韋開設礦泉水公司的中國廠商也深有同感。

          這個礦泉水品牌在非洲當地的市場占有率非?捎^,還是津巴布韋航空公司的飛機飲用水。這家礦泉水公司在當地生產制造,并推廣創立了自己的品牌。

          礦泉水品牌ZLG。圖源:受訪者

          水資源自然是在非洲當地“就地取材”,而在他們規模擴大后,逐步擁有了自己配套的包裝物廠,例如礦泉水塑料瓶蓋所需要的聚乙烯的顆粒,很大一部分都是從國內進行原材料的采購,也促進了雙方的出海貿易。

          越到后期,中國出海人在非洲的投資,已經擴展至對當地土地的投資,也就是我們說的“花錢在非洲買地”。非洲的土地實行私有制,很多土地都是在市場上掛牌銷售的,通過中介就可以達成交易。當然,他們也有商業用地還是住宅用地等土地使用性質的區分,購買時買方也會通過律師進行土地背景的調查和資質審核,但歸根結底以買賣方式達成的“土地儲備”,在非洲是一種純商業行為。

          很多決定在非洲買地的人,一方面是當地招商引資的交易方式,即“土地支付”,另一方面他們也覺得在當地花錢買地“很劃算”。哪怕在一些非洲小國家的首都地價也并不高,一英畝(約等于4000多平方米)的土地,僅需要花費不到50萬美金(約合360余萬人民幣)!拔乙娺^很多中國的企業,在非洲某國一次性買下7000 畝土地!币晃辉诜侵奚罱咏甑睦铣龊H烁嬖V霞光社:“中國人在當地買地、建造工業園區招商,都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了!

          中國商品“占領”非洲

          在2013年被某大型國企派遣到非洲市場的趙新告訴霞光社:“其實在有影響力的中國品牌真正進入非洲之前,非洲人對中國制造持有很大的懷疑,一度認為我們生產的是假冒偽劣商品!

          由于上世紀末一部分雜牌和低端商品進入非洲,導致國產商品口碑不佳,為許多國產品牌大公司打入當地市場人為制造了許多困難。

          2010年之后,越來越多的中資民營企業更多地向非洲派遣員工。家電、手機類的國內品牌如TCL、海信、美的、華為,再到格力、康佳等“對非輸出”,也在這十年達到了一個小高潮。

          大量高性價比的中國商品打入非洲市場,當地人也對“中國制造”的態度大為改觀。隨著中國品牌占領非洲市場,原本在非洲市占率很高的海外品牌消費者群體反而一再縮小。

          “2010年中國品牌出海以后,對原先在家電品類占據非洲市場的三星、LG等品牌來說造成了一定的沖擊。原先他們在非洲的市場份額在80%左右,到現在落到只剩10%!苯⒘朔侵薇就良译娖放芃OOVED的創始人徐冉告訴霞光社。

          他也是趕在前十年那個“出海非洲熱”的時間踏足非洲大陸,那時大批中國品牌在非洲落地生根,是非洲出海創業的先聲。

          “當時的中國品牌出海非洲,甚至比現在還要熱一點!毙烊秸f,“中國家電企業出海那可是真金白銀往外投啊,先是東南亞和歐洲,走到非洲幾乎都已經是最后一站了!

          當地人買東西看重的一方面是商品性價比——“當口袋里的錢不夠的時候,買東西是一定會考慮性價比的”,另一方面是大件商品的售后政策和質量保障,對于非洲當地消費者的購買決策來說至關重要。

          非洲當地常見的賣家電的小店。圖源:受訪者

          徐冉回憶起當初創業的艱辛,他曾經跑遍了西非幾乎所有的國家:“當年也是從0開始做,最后在科特迪瓦一個國家的年銷售額都做到了3000-4000萬人民幣上下!

          “開拓渠道是個辛苦活,你需要到處跑,把非洲各國的客戶跑下來!彼H身經歷了當年在非洲艱難的品牌開拓,也為他后續創立自己的品牌提供了很多獲客新思路。

          在2019年,徐冉在非洲創立了自己的品牌MOOVED。

          把電視賣到非洲。圖源:受訪者

          品牌誕生于中國深圳,背靠國內的研發和供應鏈,但主要市場卻是面向非洲的加納、科特迪瓦等地。與此同時,他們還與另一家國內面板企業合資,在非洲加納建立工廠實現量產。

          對于當下現狀徐冉則認為,“我們從前出海都是復制國內成功經驗,而現在出海的專業度更高,國內競爭如此激烈,再加上許多大廠的互聯網出海本身就有投資加持,已經不止是‘把東西賣出去’那么簡單了!

          他在本地建工廠,只是“深度本地化”的其中一步,渠道側的大量本地布局,才是解決當地人擔心的家電售后質保的根源。

          “當地人被沒有售后的商品騙怕了,而我們有1000多家線下店,把控渠道和終端,有實體店,規模又大,當地老百姓會覺得更靠譜!庇谑切烊降墓驹诜侵拚狭舜罅烤下門店,都打出了深藍色的“MOOVED”大招牌。

          事實上,非洲許多地方的家電銷售,依然是當地人“夫妻老婆店”式的小門店,十幾個平方米的小店里堆著雜務和商品,也沒有豐富的展示陳列。

          而MOOVED新開在市中心的店鋪寬闊又現代,“我們的大店里十幾臺電視機,一起播放《變形金剛(Transformers)》,當地人來了之后看到都直呼amazing(太神奇了)!”

          在非洲新開店面的市場活動。圖源:受訪者

          非洲當地的人工、地租等做生意成本都很便宜,哪怕是很市中心的區域,30-50平方米商業門店的地租也僅僅折合1000多元人民幣左右,成本控制相對容易。

          而當地消費者對新事物的接受度又非常高,常常會抱有“很好奇,都想試一試”的想法,這些情形對出海來說都很友好。

          在非洲開設了服務于中資企業的會計事務所的毛慧玲,則從另一個角度向我們講述了非洲的發展,以及中國人在非洲出海環境的轉變。

          “在非洲做生意現在越來越需要合規了!泵哿嵴f“這么多年最大的變化就是稅務,當地稅務抓得相當嚴格,大家也都比較緊張稅務問題!

          非洲許多市場雖還是“藍!,互聯網的觸角也還暫未在那里大面積普及,當地人還在購買不到0.5美金一份的報紙來獲取最新信息。

          但隨著當地的發展和商業環境的完善,出海非洲的合規要求和專業度要求也將越來越高,早已不是一片全然“野蠻生長”的土地。

          俯瞰內畢羅市中心。圖源:受訪者

          文化差異下,如何“避坑”?

          非洲營商環境的日益完善,對許多想在非洲本土“生根發芽”的出海創業者來說,并不是一件“壞事”。

          因為成本低廉的另一面,必然是配套不夠完善。在非洲“大藍!敝虚_拓事業的優缺點,創業者同時都需要承受。

          比如說一個“送貨”的問題,就能難倒很多非洲出海商家。

          “最后一公里”對于很多商家來說是剛需,而幾年前加納當地的郵政服務Ghana Post效率極低,一開始商家只能找一些小型車隊幫做配送,但這些小車隊合作不穩定,服務也十分堪憂,甚至半路出現狀況“屏碎了都不賠”。

          一開始當地沒有現代化的物流與配送行業,所以商家和品牌擴大規模之后,都需要自己買貨車來組建車隊。

          2019年之后,同樣屬于中資出海企業的Speedaf(速達非)開啟非洲物流本地化運營之后,情況才好了許多。速達非最初創立時,中通快遞還是其原始股東。

          “Speedaf在非洲的服務很好,也比較標準化。做物流服務線下的客戶會很多,尤其是非洲本地批發商!碑數貏摌I者告訴霞光社。

          圖源:Speedaf官網

          而巨大的文化差異帶來的“誤解”,更加比比皆是。

          例如一位中國店主在非洲的新店開業,在他的想象中,開業慶祝理應是大紅花大紅綢的裝飾,但當地負責開業裝飾的店鋪居然送來一塊白布上裝裱著白花,收到后瞬間讓人哭笑不得,甚至有一點生氣。

          當地人給他解釋道,“這個就是中國文化和非洲文化的不同。在中國文化里紅色代表喜慶,而在非洲一些國家文化里,紅色代表著危險(Danger),反而在我們文化中比較忌諱的白色,在這里卻代表著喜悅!

          最終他決定既不用白色,也不用紅色,而是選擇藍色花朵來進行裝飾,好讓雙方的文化差異得以抹平。

          打入非洲多年的“老出海人”,早已摸索出了應對與當地文化差異的“求同存異”之道。

          非洲當地人的小攤。圖源:受訪者

          類似的文化差異,某大廠外派到非洲的Alherizai在當地的生活中也頗有感觸!耙环矫孢@里的工作環境真的沒那么‘卷’,但另一方面,這里人的時間觀念也真的是太隨意了!

          當地員工還是希望有自己的休息時間,哪怕少賺一點錢,也要生活過得悠悠閑閑。如果節假日或是晚上需要當地員工加班,那么加班費是必不可少的,但最常見的情況是許多人寧可不要加班費,也會選擇清閑的工作。

          在這樣的生活觀念下,時間的準確性對他們來說更像是一個“區間概念”。例如下午4點有約,很有可能朋友到了就已經傍晚了,哪怕是商業約見也是如此。他們的毫無負罪感甚至習以為常,讓來到此地的中國人覺得感嘆又震驚。

          當地人對于工作的態度,也明顯影響到了中國人在本地化過程中,在當地的招工和擴張。

          “拿我們工廠來講,工人的平均工資差不多可以拿到人民幣大概2000塊錢左右!币晃辉诜侵揲_設有自己工廠的企業主告訴霞光社。

          200-300美元左右的收入區間,對于當地普通工人來說,是一個很常見的月收入水平。而對于當地人作為企業高管來說,加上提成、補貼、代繳福利,收入水平要遠高于一般工人。

          當地員工在發傳單。圖源:受訪者

          國內外派員工一般到當地也是大多從事技術指導類工作,“幾乎90%以上都是技術崗位,而且這部分人也很少,不超過20人!

          公司內保持著如此高的當地員工比例,很難不受非洲當地的工作習慣所影響,于是許多在非洲經歷過員工雇傭的中國老板,都有一肚子對當地員工“奇異行為”的記憶:

          “即使周末給他加班費,他可能也得先去一趟教堂才會過來上班!薄罢泄r大家對玩和休息的時間更加關注,甚至工資都不是第一位的!薄敖洺S袉T工跑來讓我加工資,如果被拒絕也很坦然接受,然后第二天再來要!

          “三天兩頭請假說家里有事,老往家里跑,總讓你感覺到他不踏實!

          這些問題,都是作為管理者在非洲大陸上招聘員工可能遭遇,而在國內不曾面對過的。不過在長時間的摸索中,企業方也形成了一套在當地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案。

          “如果想要約束當地員工,一定要適應他們的文化!毙烊秸f。越來越多的出海非洲老板在改變原先國內“打雞血”式的創業方式,適應了非洲當地“降效率,但是不降效益”的打法—— 在同樣的銷售額產出下,雖然單個人的工作效率不高,但由于人力成本也不高,最終實際產生的利潤比例算下來,反而差不太多。

          如果員工真的在工作中表現不佳、未達預期,或是出現重大失誤,老板們可以寫一封警告信給他(warning letter),對方會受到很大震懾!叭绻饩嫘畔掳l之后對方依然沒有改變,使其離職也完全符合法律要求!毙烊秸f。

          “在這里,我覺得不焦慮”

          “我在非洲的生活不焦慮!倍蓬8嬖V霞光社。

          “當地人嘴上總說一句話:life is too short,生命太過短暫了。在非洲平均壽命有限的情況下,他們感受到的可能更多是生命的無! 當人生失控的時候,把所有時間都投入到工作其實是沒有意義的!

          遼闊的東非大草原。圖源:受訪者

          在非洲多年,許多出海人從當地居民的自然平和中,變得不急不躁。

          2020年疫情之后,有不少非洲出海人決定回國。帶著小女兒回國的杜睿就是其中之一。一方面是考慮到當地疫情的風險,另一方面也想讓年幼的女兒多接觸一點中文教育。

          但她仍然覺得非洲是一個自己想要回去的地方,“我明顯感覺到狀態是不一樣的!倍蓬1硎,“在非洲你會覺得生活很簡單,對物質的欲望、得失心都會減弱!

          她曾經長期生活的津巴布韋,是一個發展相對樂觀的國家,本地人受教育程度在非洲各國之中也處于相對較高的水平,文盲率幾乎是全非洲最低的。

          她也曾經在當地參加過很多文化活動,也穿上過非洲當地人研發的民族服裝品牌,“這類民族服飾就像我們的唐裝或者漢服,也代表著當地人的文化與驕傲!

          在非洲當地參加文化交流互動。圖源:受訪者

          非洲對于她來說,是一個人際關系相對簡單,工作和生活區分得很開的田園之地。

          事實上,整個非洲地域非常廣闊,我們通常談及的“非洲”并非是出海人真正觸及到的非洲的全貌,如果只把“非洲”看作一個整體而混為一談是非常粗糙的:

          北非的工業化水平更高,人均收入也高,整體甚至更接近于歐洲的情況。而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又分為東部和西部,整體經濟水平較為薄弱。而地圖延伸到南非,工業化水平和基礎設施建設又高了不少,一些區域看起來也很現代。

          在非洲一些國家一樣有漂亮的購物中心,在當地也完全能實現網購等國內熟悉的操作,例如當地在使用的移動支付Ecocash,當地農產品在Facebook上也有集合的電商推廣銷售渠道。

          雖然當地還沒像國內這樣“遍地二維碼”,但對方如果需要進行支付,展示出自己的電話號碼,移動支付可以與單獨的電話號碼一一對應完成支付,也很便捷。

          非洲當地的商場與街道。圖源:受訪者

          東非的肯尼亞,是徐冉當年來到非洲時的第一站,也是不少中國人出海非洲的橋頭堡。

          在肯尼亞與坦桑尼亞交界的地方,就是著名的馬賽馬拉大草原。那里遍布著羚羊、獅子和斑馬,在落日的余暉下,原野上的動物大遷徙顯得分外震撼。而來到同樣位于肯尼亞的蒙巴薩海邊,白沙與海水演繹出了非洲自然景觀的另一面。

          非洲原始的自然景觀。圖源:受訪者

          回憶起自己在迪亞尼海灘跳傘的往事,他笑談起自己從3000米的高空跳下來,驚人的自然風光與不平凡的出海生涯,都是生命中不可多得的寶貴經歷。

          就是這樣一片自然風光極其原始的大陸,跟我們的聯結其實比想象中更多。

          他感覺到這里的人們很淳樸,有一次自己的車在路上陷進了泥地里,周圍的人們都會自發地跑過來,幫助他去從坑里推車。

          “第一年不適應非洲,很想回家。第二年適應非洲,覺得慢慢來也不錯。第三年、第四年......回國之后突然變得非常想念非洲! 徐冉說。

          從不理解到尊重再到欣賞和認同,這就是非洲這塊大陸的神奇之處。

          當越來越多的中國出海人來到這里后,隨著接觸越深就會理解更多。人只有看過更大的世界,衡量人和事的尺度也會變得寬闊。

                 原文標題 : 我在非洲開工廠,快樂得不想回來了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99
          <code id="hhktd"></code>
          <ins id="hhktd"><option id="hhktd"></option></ins>
        3. <ins id="hhktd"><video id="hhktd"><var id="hhktd"></var></video></ins>

              <tr id="hhktd"><track id="hhktd"></track></tr>
              <menuitem id="hhktd"><acronym id="hhktd"></acronym></menuitem>

              1. <ins id="hhktd"><video id="hhktd"></vide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