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617x2"></ins>
<noframes id="617x2"><small id="617x2"></small></noframes>
  • <tr id="617x2"><nobr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nobr></tr>
    <ins id="617x2"><video id="617x2"><var id="617x2"></var></video></ins>
    1. <tr id="617x2"><small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small></tr><tr id="617x2"></tr>
    2.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解開“深圳創新密碼”:惠州的跟進

      到現在為止,在我所說的珠江口東岸地區創新網絡中,惠州都是一個從屬的、跟隨者角色,沒有發揮他應有的作用。雖然惠州市號稱電子信息產業在廣東省僅次于深莞居第三位,但在深莞惠合計接近3.5萬億人民幣的電子信息產業總產值(無法得到ICT產業鏈的總營收,只能以這個數據代之)中,惠州只貢獻了4000億,占比不到12%。

      但惠州市有11347平方公里的空間,超過深圳+東莞的2倍,東岸地區最大的想象空間在惠州。

      了解惠州的人都知道,惠州的改革開放,其實是自1992年小平南巡之后才真正開始的。1991年,國務院批準英荷殼牌在中國沿海地區建設大型石化項目,1993年,惠州市成功使該項目選址惠州大亞灣。由此吹響了惠州改開的號角,當時惠州市甚至喊出了“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惠州”的口號。

      雖然,整個1980年代的惠州,也有部分港臺制造業進來投資,但其總體規模不能跟跟深圳、東莞相提并論。東莞的總量可能相當于深圳的一半,而惠州市可能連東莞的四分之一都不到。到2018年,惠州累計批準設立的港資企業才8千多家,而1997年之前,這個數據可能不到1000家。

      這其中,港資企業在惠州也有經營頗為成功者,如紡織服裝行業的裕泰針織、大進制衣(其主要產品即“真維斯“品牌系列服裝)等,而臺資則在陳江鎮形成聚集。其中只有零星的電子廠。

      惠州電子工業的最初發展,很大程度上不是上述零星的港臺工廠進來帶動的,而主要是地方國企TCL的異軍突起。

      TCL的前身是一間生產磁帶(利用香港技術)的中外合資工廠TTK家庭電器有限公司,華南工學院畢業生李東生就是1982年大學畢業后到這間工廠工作的。1980年代后期,惠州市整合該公司和其它幾間小型國有電子企業,轉而生產電話機,設立TCL通訊設備有限公司,當時TCL一舉成為全國最大的電話機生產企業。

      1991年李東生被TCl外派負責上海分公司(營銷),干得不錯,深得TCL當時總經理張濟時的青睞,1995年,張濟時退休,李東生成為TCL集團董事長。1996年李東生操盤收購位于蛇口的香港陸氏王牌彩電,進入彩電領域。1997年全國一場彩電價格大戰,只有廣東三虎康佳、創維、TCL和青島雙雄海爾、海信,以及四川綿陽孤狼長虹活下來,李東生和TCL已然成為中國家電巨頭之一。

      TCL的崛起使得惠州在短短幾年內電子工業產值接連跨越中山、廣州、珠海、佛山而緊銜深圳之后,1997年已位居全省第二,并進入全國電子工業五強城市。

      1997年李東生率經營團隊與惠州市政府簽訂協議,開始5年的“授權經營、增量獎股”的國有資產授權經營試點(所謂“阿波羅計劃”),2001年授權經營結束時,TCL國有資產增值率高達261.73%,TCL以629萬臺“王牌”彩電的銷量登上了彩電行業領先者的位置。李東生及經營團隊由此成為TCl的大股東之一。2004年1月,TCL實現整體上市,李東生擔任董事長、CEO。

      2003年之后,中國家電產業已開始走向衰落。TCL進入手機業務又做得不成功,在海外的收購(法國湯姆遜)成為財務黑洞。2006年李東生與深圳政府深度合作,在深圳財政資金支持下上馬華星光電面板項目,2009年建成中國首條高世代面板線。自此,TCL的業務重心事實上已轉向深圳。

      正如在1990年代南海石化項目停滯不前的時候,TCL帶領電子工業幫助惠州撐過難關一樣。在TCL進入發展瓶頸、重心轉向深圳之后,南海石化項目卻柳暗花明。1998年2月16日,全國最大中外合資石化項目一一中海殼牌南海石化(惠州)項目框架協議在荷蘭海牙簽訂,之后2000年10月28日,中海殼牌石化項目合營合同在北京正式簽訂,標志著項目正式落戶惠州。

      2006年,石化和數碼兩大產業總產值占全市工業總產值的75.2%,大亞灣成為“中國石油化學工業園區”,惠州市成為首批“國家電子信息產業基地”。

      2009年,中海油惠州1200萬噸/年煉油項目投產,是當時中國首套單系列最大、專門用于加工高酸重質原油的煉油項目,也是國際上第一座集中加工海洋高酸重質原油的煉廠,標志著中海油惠州煉油化工一體化基地格局基本形成。

      2020年4月,?松梨趶V東惠州乙烯項目正式開工。?松梨谕顿Y約100億美元,建設160萬噸/年乙烯等裝置。

      2020年,惠州市委、市政府提出,用8-10年打造石化能源新材料和電子信息產業兩個萬億級的產業集群。

      如果您看了上面的內容,會感覺惠州的產業及經濟發展,是獨立于珠江口東岸地區的自我發展。如果您指的是石化產業,確實如此。但如果說到電子產業,則肯定不是事實真相。

      事實上,除了TCL之外,惠州還有德賽等地方電子企業成長起來。

      而深圳和東莞的電子信息產業在本地成本抬升之后,都有向外溢出的情形,而惠州是重要的承接地之一。

      其實在2001年之后,就開始有零零星星的深圳電子企業開始在惠州建立工廠,尤其是電池制造等高污染的產業。2008年之后,一些著名企業如比亞迪等開始在惠州布局,而東莞的企業則開始溢出到鄰近的博羅縣龍溪、園洲、石灣等鎮,在博羅的臨莞諸鎮形成集聚。東莞的制鞋企業則開始和港臺制鞋工廠集聚在惠東縣的吉隆、黃埠地區。

      一些大型廠商則選擇在靠近深莞的地區設立他們的制造基地,比如聯想電腦早在1998年就在惠陽建立其華南制造基地,而將其華南總部和研發中心設在深圳。韓國三星電子則早在1992年就在惠州建立其首家工廠,2006年則在關閉其天津工廠之后,將惠州作為其在中國主要的手機制造工廠,2018年三星電子惠州工廠曾居于中國出口額第15位,出口額達579.3億人民幣,加上在中國大陸的銷售額,成為惠州兩家總產值超千億的電子企業之一。

      2008年和2015年的兩波深企外遷潮,都有深圳著名ICT公司將其生產基地外遷惠州,如伯恩光學在2008年開始進軍惠州,2019年在惠州實現產值378億元,其已在惠州布局秋長、永湖、三和、淡水、良井5個生產基地,總投資超過500億元,其中良井基地占地1.5平方公里。

      而深圳中集集團則在瀝林鎮斥資20億元建設新能源汽車關鍵零部件智造基地;此外深圳正威集團則投資150億元在博羅設立新材料制造產業園,在博羅縣石灣鎮建立銅產業鏈。

      在上述的基礎上,惠州才可以宣稱其電子信息產業形成了數據和信息技術服務、超高清視頻、5G智能終端、智能網聯汽車、新能源電池等5大優勢產業鏈。

      2021年3月,工業和信息化部公示了25個先進制造業集群,其中廣佛惠超高清視頻和智能家電產業集群成功入圍。在廣東省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十四五”規劃中,新一代電子信息、超高清視頻顯示等4大戰略性支柱產業將惠州列為核心城市。而工信部公示的三批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名單中,惠州共有26家企業上榜。

      1  2  3  下一頁>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99

      <ins id="617x2"></ins>
      <noframes id="617x2"><small id="617x2"></small></noframes>
    3. <tr id="617x2"><nobr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nobr></tr>
      <ins id="617x2"><video id="617x2"><var id="617x2"></var></video></ins>
      1. <tr id="617x2"><small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small></tr><tr id="617x2"></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