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617x2"></ins>
<noframes id="617x2"><small id="617x2"></small></noframes>
  • <tr id="617x2"><nobr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nobr></tr>
    <ins id="617x2"><video id="617x2"><var id="617x2"></var></video></ins>
    1. <tr id="617x2"><small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small></tr><tr id="617x2"></tr>
    2.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順豐能否重回“快遞茅”?該不該抄底?

      2022-04-07 11:15
      新熵
      關注

      作者|樟稻

      編輯|伊頁

      在經歷了多個交易日的連續暴跌之后,順豐的股價終于迎來反攻浪潮。

      3月末、4月初的兩天時間里,順豐股價迎來止跌回升,當日分別上漲3.62%、7.22%,截至4月1日收盤,股價定格在49元/股。

      自去年4月8日公布一季度業績預報以來,一年時間內,順豐股價從最高近124元跌至最低43元,市值蒸發近千億,令人唏噓不已。

      顯然,此次股價拉升背后,同樣直接與業績掛鉤——3月30日晚間,順豐控股發布了2021年報。

      其中,四季度營收713.3億元,同比增長60.7%,歸母凈利潤24.7億元,同比增長43.0%,扣非歸母凈利潤15.0億元,同比增長46.1%。整體業績符合此前預告。

      單單結合Q4業績來看,“走背字”的順豐終于喘了口氣,迎來止跌時刻。

      不過,這時候入場或為時過早。事實上,在此前暴雷前,順豐股價已經開始下跌,背后的邏輯在于,時效件增長乏力、新業務多年虧損等已成為“沉疴宿疾”。

      探討目前是否到了抄底的時刻,仍需回歸到順豐整個業務體系的底層邏輯上去。

      01  下沉與否,是個問題

      從2021年報來看,順豐實現營業收入約2071.87億元,同比增長34.55%;歸母凈利潤約42.69億元,同比減少41.73%;扣非凈利潤約18.34億元,同比減少70.09%。

      上述財務數據可以完全算作“增收減利”,進一步推導,順豐“以價換量”趨勢明顯。

      財報顯示,2021年順豐業務量105.5億票,同比增長29.65%;與之對比,2021年,順豐票均收入為16.25元/件,與上年的17.77元/件同比下降8.57%。

      按照慣例,利潤水平偏低的經濟快遞等業務增速過快,是導致順豐單票收入下降的罪魁禍首。

      事實也確實如此。在財報中,順豐業務主要分為速運、快運、同城、供應鏈及國際四大板塊。2021年,順豐控股速運業務營收為1323.19億元,貢獻了超六成的收入。

      其中,速運業務包括了時效快遞和經濟快遞,這兩大產品為公司的營收支柱。從營收上看,兩者占總營收比重分別為46.4%和15.6%,但時效快遞營收增長呈現出頹勢。

      2021年,順豐時效快遞業務實現營收961.6億元,同比增長7.3%。與之對比,順豐經濟快遞業務實現營收322.7億元,同比增長54.7%。

      該不該抄底順豐?

      時效快遞作為順豐一直以來的主陣地,營收增速下滑背后,在于順豐快遞業務的下沉策略。

      傳統上,順豐主要以高價商務件及中高端電商件的快遞業務為特色,其運營策略有別于通達系的低價模式,但順豐后來采取的下沉策略卻一改此前的打法,是什么讓順豐不得不“接地氣”?

      回到順豐執行下沉策略之前,從財報數據來看:

      2018年,順豐實現營業收入909.43億元,同比增長27.60%,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有45.56億元,但同比下滑4.57%;2019年上半年,快遞件量增速為8.54%,而核心業務時效件營收僅增長了4.02%。

      可以看到,彼時順豐同樣面臨著“增收不增利”的窘境,但市場關注的重點在于,順豐主營業務增長放緩,越發接近“天花板”。

      對此,為了給資本市場講故事,順豐將目光投向了下沉市場。

      在2013年10月、2016年5月順豐兩度嘗試電商特惠件市場后,2019年5月,順豐再次推出針對電商市場的特惠專件,以較高的價格優惠打入電商件市場。此后,順豐進行了一系列戰略轉變,開啟下沉戰略。

      以往,電商件是“通達系”的主戰場,隨著順豐下場,價格戰再度成為快遞行業的常態。

      具體細節不再贅述,總的來說,價格戰雖使各快遞企業業務量和營收上漲,但各家單票收益卻不同程度下滑,首輪價格戰后,市場本以為價格戰即將結束,極兔的橫空出世卻使價格戰再次持續下去。

      這也直接導致,2021年一季度,以自營為主的順豐,前所未有地虧損了近10億元,好在隨著各地陸續出臺政策干預快遞行業惡性競爭,市場上價格戰有所收斂。

      事情如此變得有趣起來,這場博弈似乎變成:下沉,就意味著要“土里刨食”,增收不增利;不下沉,營收增速就放緩。

      數據一定程度上也能佐證這個邏輯。根據順豐發布2022年2月的月度經營數據,順豐速運物流業務實現營收98.49億元,同比下降3.36%,完成業務量6.38億票,同比下降8.33%。

      這與順豐開始調整電商件產品結構有關,從2021年下半年起,順豐控股主動調優產品結構,減少低毛利產品件量。

      現如今,在經歷一季度的暴雷后,順豐對于經濟件的態度十分謹慎。

      從近期財報電話會上的表態也能看出——被問及2021年對經濟件進行結構調優的問題,“對于經濟件……不會輕易放棄,但是也會秉承‘健康經營’原則合理投入發展”。

      1  2  下一頁>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99

      <ins id="617x2"></ins>
      <noframes id="617x2"><small id="617x2"></small></noframes>
    3. <tr id="617x2"><nobr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nobr></tr>
      <ins id="617x2"><video id="617x2"><var id="617x2"></var></video></ins>
      1. <tr id="617x2"><small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small></tr><tr id="617x2"></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