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617x2"></ins>
<noframes id="617x2"><small id="617x2"></small></noframes>
  • <tr id="617x2"><nobr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nobr></tr>
    <ins id="617x2"><video id="617x2"><var id="617x2"></var></video></ins>
    1. <tr id="617x2"><small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small></tr><tr id="617x2"></tr>
    2.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基建、服務與數據,智慧燈桿最終將走向何方?

      2022-04-02 16:07
      洞見新研社
      關注

      作者 :魏啟揚

      來源 :洞見新研社

      在野蠻生長了5,6年之后,智慧燈桿行業終于迎來了首個國家級標準。

      3月1日,《智慧城市智慧多功能桿服務功能與運行管理規范》正式實施,不少智慧燈桿行業人士認為,以此為支點,或將撬動起萬億市場。 這個判斷并非沒有道理,只是行業的落腳點在哪?

      智慧燈桿到底是一門基建的生意,還是信息服務的生意,亦或數據運營?

      智慧燈桿到底是真需求還是偽概念?

      事實上,在《智慧城市智慧多功能桿服務功能與運行管理規范》尚未出臺前,智慧燈桿行業在過去的幾年中,一年一個臺階,發展迅猛。

      根據相關招投標網站中標信息的不完全統計,2018年我國智慧燈桿中標項目為28個,項目總規模為3.53億元;第二年,行業開始放量,中標項目達到174個,項目總規模也攀升至51.9億元,同比增長1479%;到了2020年,全國的智慧燈桿中標項目繼續上升至207個,項目總規模達到172.25億元,同比增長231.89%。

      基建、服務與數據,智慧燈桿最終將走向何方?

      數據來源:網絡整理、前瞻產業研究院  制表:洞見新研社

      此外,來自“桿塔在線”的統計數據顯示,截止3月17日,全國規;闹腔蹮魲U項目超過700個,涉及智慧燈桿數量超過29萬根,涉及的金額超過270億元。中商產業研究院預測,今年我國智慧燈桿行業市場或達千億規模。

      基建、服務與數據,智慧燈桿最終將走向何方?

      數據來源:桿塔在線小程序截屏 

      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市場,到底又有著哪些因素刺激著地方政府大力投入智慧燈桿項目呢?

      第一個可以確定的是,智慧燈桿是一個強政策行業。

      2020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上提出要加快推進國家規劃已明確的重大工程和基礎設施建設,其中要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

      至此,“新基建”戰略被提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此之后很多地方政府出臺的政策以及發布的重大項目建設計劃中,智慧燈桿都作為“新基建”的一部分而列入其中。

      山東省出臺的《關于山東省數字基礎設施建設的指導意見》提出鼓勵新建集智慧照明、視頻監控、交通管理、環境監測、5G通信、應急求助等功能于一體的智慧桿柱。到2022年年底,全省新建智慧桿柱3萬個以上;

      山西省出臺《太原市加快5G發展實施方案》,規劃建設塔(桿)等公共設施時,統籌考慮5G網絡基站建設需求,優先使用可滿足5G網絡基站承載的塔(桿)類型,確!岸嗨U)合一”落地;

      廣東省出臺的《廣州市加快推進數字新基建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20—2022年)》提出,要結合通信、視頻監控、車聯網、物聯感知等應用需求以及城市道路臨時泊位規劃,到2022年底力爭建成智慧燈桿3.4萬根。
      ……

      光有政策推動還不夠,對于地方政府而言,智慧燈桿還是一個發展新興產業的載體。

      發展到如今,和傳統燈桿相比,智慧燈桿的形態雖然沒有太大的變化,但其包含的技術和承載的功能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基礎的照明控制系統之上,智慧燈桿可以加載安防攝像頭、交通攝像頭、環境數據采集傳感器、通信基站、LED顯示屏、智能語音廣播、充電樁等設備,智慧燈桿的外部形態是路燈燈桿,其內核已演變成能源業務、公共安全、智慧交通、無線通信、環境監測、信息發布等多個行業賽道的集合體。

      眾多概念疊加之下,智慧燈桿正好切中了政府發展新興產業的經濟命題,通過大型的智慧燈桿項目形成產業生態的聚集,既響應了“新基建”政策,又帶動了區域經濟、相關產業的發展,一箭雙雕的好事很多城市都搶著做。

      基建、服務與數據,智慧燈桿最終將走向何方?

      智慧燈桿示意圖

      最后,從城市發展的角度來考量,各種桿件勢必要進行重新整合與歸一,就目前來看,智慧燈桿是最好的解決方案之一。

      傳統模式下,路燈桿、紅綠燈桿、監控桿、指示牌標志牌桿、電線桿等分開建設,桿件功能單一,還存在多頭建設、資源浪費、管理分散、影響市容等問題。

      基建、服務與數據,智慧燈桿最終將走向何方?

      不同基礎設施管理運營主體  

      資料來源:中金公司研究部  制表:洞見新研社  

      然而,在需求側,我國智慧城市對路燈、基站、攝像頭、環境監測設備、充電樁等硬件傳感器的掛載需求在上億級別,可以想象,隨著智慧城市建設的深入,如果繼續當前的建設模式,無節制的分散化建設路側桿這類基礎設施,就像停車位一樣,未來很可能發生無桿址可用的尷尬局面。

      “多桿合一、一桿多用”并不是智慧燈桿行業為利己而造出概念,而是智慧城市建設過程中實實在在的發展趨勢。

      玩家排隊進場,“決賽圈”只剩巨頭

      資本用腳投票,形形色色的各路玩家排隊進場,除了傳統照明企業順應著轉型進入智慧燈桿行業以外,還誕生了像華體科技、愛克股份、太龍股份、名家匯這樣的垂直于智慧燈桿行業的專業企業。

      除此之外,躬身其中的有像國網、鐵塔這樣的專業建設和運營公司;有各類桿體、安防設備、充電樁、顯示屏等設備供應商,他們從自己的主營業務或者優勢產品切入到智慧燈桿市場,其中包括?、大華、日海智能、利亞德、洲明科技等;還有像華為、中興這樣的ICT服務商和阿里、騰訊、百度這樣的互聯網巨頭,他們大多作為智慧城市頂層設計公司或工程總包公司出現在智慧燈桿項目中。

      在這場萬億盛宴中,不同行業背景玩家的業務側重點不同,對智慧燈桿的理解不同,打法也各不相同,市場被分割成四分五裂,玩家們也各有各的路數,各有各的私心。

      這顯然不是一個健康市場該有的樣子,當行業發展到當前階段,將更多考量參與者在系統集成、業務聯動、整體解決方案、運營管理等整個產業鏈條中的綜合能力。

      我們將入局的玩家進行一一分析。

      對于提供光源的照明企業來說,其體量和技術維度難以具備整合能力;對于國網、鐵塔這類以工程施工見長的運營商來說,在生態聚合、業態延伸等方面尚有不足;至于部分桿體、安防設備、充電樁、顯示屏等設備供應商,由于價值訴求的不同,大多主動退出了一線競爭。

      如此看來,處于“決賽圈”的就只剩下了以華為、中興為代表的ICT巨頭,和以BAT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

      之所以會形成這樣的局面,在于只有巨頭玩家才具備產業上下游的生態整合能力和自成體系的生態導入能力。

      說得直白一些,既要有一定的體量,能夠“接”得下越來越趨向于集中,規;蜻_數億元的大項目,在硬核的技術上也有過人之處,還能把匯聚于燈桿之上的各種設備通聯,并管理得井井有條,讓大大小小的設備供應商愿意跟著你一起“玩”。

      比如,華為早在2016就發布了首個多級智能控制照明物聯網解決方案,隨后又聯合國家半導體照明工程及產業聯盟、中國照明學會、常州市城市照明管理處等共同發布“NB-IoT智能路燈生態圈”,2018年全球移動寬帶論壇(MBBF)期間,華為又發布了PoleStar2.0智慧桿解決方案。

      比如,騰訊云在2019年先后以8.7億元和5.2億元中標成都“智慧綠道“項目與長沙”城市超級大腦“項目,并由此發布了“WeCity未來城市”品牌,智慧燈桿是其中的重要組成內容。

      再比如,阿里也曾在2018年的云棲大會上發布阿里智慧生活的主力產品——鴻雁“天際“智慧燈桿。

      很明顯,這些巨頭輸出的并不只是一根加載了各類設備的燈桿,而是一整套管理系統和解決方案。

      智慧燈桿作為基礎設施,歸根結底具有天然的壟斷性,可以預見,隨著競爭走向縱深,市場也將逐漸從割裂走向歸一,而最終的勝者也將在上文提到的那些產業巨頭中產生。

      智慧燈桿的未來不在建設,而在運營

      如今,國家標準《智慧城市智慧多功能桿服務功能與運行管理規范》已經出臺,這是否意味著智慧燈桿行業的發展障礙已掃清了呢?

      其實不然,智慧燈桿無論是功能體驗,還是建設運營,均存在問題需要解決,尚有未知需要探索。

      上文提到,智慧燈桿是一個掛載了多種智能設備的綜合體,兼具了充電、安防、通信、交通、環境監測、信息發布等多項功能,這里需要注意到,不能簡單的將智慧燈桿理解成一個“大雜燴“,而需吃透每個功能背后的應用場景,在向用戶提供服務時,也要多多考慮用戶體驗。

      一個簡單的例子,充電服務應該在怎樣的場景下開展,提供服務的方式又是怎樣?

      我們可以想象這樣一個畫面,一個人站在大街上守著燈桿給手機充電,只要你自己不尷尬,除了感覺有些奇怪外,倒還算好,但如果是給電動車、汽車充電呢?占道影響了交通不說,原本為了美化市容而建設的智慧燈桿反而因為提供的服務讓城市陷入無序,失去了初心。

      在建設側,智慧燈桿諸多功能歸屬的主管部門不同,其中就涉及到統籌規劃與管理的問題,特別是不同監管體系的封閉,極易產生數據孤島效應,以致于很多智慧燈桿項目建成了,但由于各設備之間的數據沒有打通,智慧燈桿能夠發揮出來的價值大大縮水。

      以智慧燈桿所承載的智慧交通功能為例,其中路側RSU的管理權在車聯網平臺公司,紅綠燈的管理權在交警,路側監控攝像頭的管理權又分屬公安、交警、城管和公路局等多個部門,路上跑的汽車的數據歸屬就更復雜了。

      光智慧交通這一個功能的數據統籌就相當于要重塑城市管理的“奇經八脈“,很多城市在同樣大熱的車路協同項目中都踩過坑,如今智慧燈桿管理系統的規整更是一項浩大的工程,其中的難度不在于軟件算法,而在于各個部門之間的溝通與協調。

      最后一個問題,智慧燈桿如何賺錢?

      就單個的智慧燈桿項目而言,參與的廠商大多賺的是建設施工、設備供應、軟件服務等方面的錢,其商業本質仍然是一門傳統基建的生意,這種模式不但不夠性感,其可持續性也大大存疑。

      智慧燈桿更大的藍海不是“怎么建“,而在于”怎么用“,其關鍵就落在智慧燈桿建成后的運維,運維的核心點又在于數據價值的挖掘。

      智慧燈桿具有數據獲取的天然優勢,運維公司若能將掌握的數據經過脫密處理后進行銷售,或是將數據整合,形成數字資產進行二次開發,進而創新更多的應用以及商業模式,其中產生的價值將大大超過桿件出租這樣的傳統運維業務,也將賦予智慧燈桿更大的想象空間。
      結語

      智慧燈桿行業的發展不能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一項標準的落地,更多需要行業人士和主政官員從認知到決策全鏈條的思維轉變,其中既有管理部門間無形藩籬的拆除,也有數據利用過程中行政監管的放與收,更有短期利益和長期價值的取舍。

      而對于投身其中的玩家們來說,要做好踩坑打持久戰的準備,亦要有堅守初心的信念。

      參考資料:

      1、《物聯網系列——智慧燈桿八問八答報告》,方正證券

      2、《2020年新基建智慧桿專題報告》,中金公司

      3、《中國智慧桿塔白皮書》,中國通信學會

             原文標題 : 基建、服務與數據,智慧燈桿最終將走向何方?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99

      <ins id="617x2"></ins>
      <noframes id="617x2"><small id="617x2"></small></noframes>
    3. <tr id="617x2"><nobr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nobr></tr>
      <ins id="617x2"><video id="617x2"><var id="617x2"></var></video></ins>
      1. <tr id="617x2"><small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small></tr><tr id="617x2"></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