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617x2"></ins>
<noframes id="617x2"><small id="617x2"></small></noframes>
  • <tr id="617x2"><nobr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nobr></tr>
    <ins id="617x2"><video id="617x2"><var id="617x2"></var></video></ins>
    1. <tr id="617x2"><small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small></tr><tr id="617x2"></tr>
    2.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從“領域變遷”的視角,來看釘釘的PaaS化戰略

      2022-04-01 16:39
      智能相對論
      關注

      文丨智能相對論

      作者丨陳選濱

      知名學者郭朝暉博士在其文章《科技活動中的“領域變遷”和“關鍵變遷”》提出這樣的一個觀點,他認為:“科技的發展,其實往往是在‘領域變遷’、‘關鍵點變遷’的過程中發展起來的,而不是‘一條道走到黑’!

      什么是“領域變遷”?他舉了一個目前工業場景中最為普遍的例子,從自動化到智能化的升級就是一次“領域變遷”:同樣是面對工業流程問題,當前的工廠正在跳出封閉的自動化系統,擺脫以往的“建立模型-提出要求-數學推導-仿真驗證”的套路,進入一個相對開放的智能化系統,通過對人的知識、實踐經驗的數字化來解決工業流程的管控問題。

      在這個過程當中,看待問題的角度與解決問題的方式都在改變,變得更開放,更兼容。而這也讓《智能相對論》想到了日前在“科技向實·萬物生長”2022發布會上明確只做一件事的釘釘,更確切地說,是只做PaaS化的釘釘。

      釘釘的PaaS化,實際上就是一種“領域變遷”。

      同樣是解決企業數字化問題,釘釘不再“一條道走到黑”,用SaaS能力一個個地啃下各大行業、企業,而是“遷移”到一個更開放、兼容的領域,即PaaS化,想要跳出既定的套路,來通過底層能力+開放生態的協同來滿足企業數字化需求。

      在這種“領域變遷”之下,舊領域與新領域之間必然會存在著權益與主權的讓渡、捍衛等問題,也就是釘釘總裁葉軍(花名:不窮)在發布會上反復探討的“邊界問題”。而這接下來必然會成為釘釘需要面臨與解決的關鍵問題所在。

      權益的讓渡

      權益的讓渡是“領域變遷”的一個關鍵點。如果做不到,那么這場“領域變遷”大概率是做不成的。

      盡管我們可以把這種“領域變遷”認為是一個升級(或進步),但是從一個舊領域遷移到另一個新領域本身就必然存在著一定的代價,即讓渡舊領域(對于釘釘而言,也就是SaaS市場)的大部分權益。

      而釘釘的PaaS化戰略之所以可以視作是一場“領域變遷”,就在于在此次發布會上,釘釘確實令外界看到了它對權益的讓渡。葉軍為釘釘與生態伙伴劃出來的三個邊界,就是一個非常明顯的信號。

      第一個邊界:不做自研的硬件,釘釘的硬件開發團隊負責做標準、做協議、做容器、做對接、做生態,具體的硬件產品交予釘釘的生態伙伴來做;

      第二個邊界:不做行業化的產品,像政務、醫療、金融、教育等熱門行業的解決方案交予行業垂直玩家,釘釘負責PaaS層的基礎建設,做協同。

      第三個邊界:不做企業角色化的專業應用、通用應用,比如涉及人財物事產供銷研等等,都交給釘釘的生態伙伴來做。

      這三個邊界,既是釘釘與生態伙伴之間的邊界,實際上也是釘釘為舊領域(SaaS層)與新領域(PaaS層)劃分的邊界。在邊界之內的大部分權益,釘釘不再動,讓渡給生態伙伴,核心向PaaS層遷移。

      做到這一點,釘釘才有可能繼續完成這一次“領域變遷”,實現PaaS化與真正的生態開放。

      變遷的可能

      以上,劃出邊界,是釘釘讓渡權益,想要完成“領域變遷”的誠意與決心。但這場變遷的可能并不僅僅取決于釘釘的誠意,更多取決于釘釘所面臨的兩點現實問題。

      其一,釘釘想要讓渡權益,但是“讓多少”,又或是“今年能讓多少”的問題,這些或許都不是釘釘內部或是葉軍所能拍臺決定的,而是市場決定的。

      釘釘需要賺錢——這是今年發布會上釘釘明確傳達出來的信號。那么,如何保證釘釘穩定在PaaS層,把商業模式走通,才是接下來影響釘釘“領域變遷”的關鍵要素。

      目前,釘釘的商業模式由三部分構成,一是“三!卑姹镜哪曩M模式,二是開放平臺的分潤模式,三是硬件許可模式。從這三條商業路徑來看,釘釘的商業重心明顯向PaaS層轉移,更多盈利的空間主要來自于釘釘作為底層產品和開放平臺給企業客戶和生態伙伴提供的服務。

      在這種商業模式之下,釘釘的盈利能力就不得不寄托一部分給生態伙伴。那么,此時的釘釘生態是否真的值得托付?

      從數據來看,截止2021年12月底,純釘釘生態伙伴總數4000家,包括ISV生態伙伴、硬件生態伙伴、服務商、咨詢生態和交付生態伙伴等。其中,在過去一年多,釘釘上營收過千萬的ISV生態伙伴數量新增11家,釘應用數增長5.56倍,釘釘上的低代碼應用數超過240萬,釘釘上所有開發者數量超過190萬。

      過去的2021年,釘釘生態欣欣向榮。由此,我們也可以看到,釘釘最終選擇了退讓與托付——更多資源向生態伙伴轉移,釘釘轉向PaaS層做基礎能力強化——從APaaS延展到BPaaS,釘釘重磅推出“酷應用”,將低頻應用拉進高頻場景,全力盤活整個釘釘生態里的應用。

      這是釘釘目前為整個平臺生態與商業模式鋪開的路。但,這條路究竟能否走下去,以及所帶來的商業利潤最終能否符合釘釘的預期,很大程度上就影響了接下來釘釘的“領域變遷”,即PaaS化。

      其二,釘釘所面臨的第二個現實問題,即是技術上的問題。盡管釘釘想要遷移,但其是否具備做好PaaS層的技術和能力,也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

      過去,葉軍對釘釘一直崇尚在戰略上實現領先,其余的音視頻基礎能力等到了后面再逐一打磨和補充。如今,釘釘走在PaaS化的關鍵時刻,接下來所要考驗的也就是釘釘過去所忽略的基礎能力。

      釘釘對于自己的這個問題不會不知。在今年3月份,釘釘就剛剛買下了拍樂云,一家專注于音視頻平臺服務的公司,旗下擁有國內首個AV1實時視頻引擎Pano Venus。同時,其創始人趙加雨更是直接加盟釘釘,出任釘釘音視頻事業部一把手。

      從公司到團隊再到核心技術,釘釘對拍樂云的“全員收編”,其意圖很大程度上就是為了補足釘釘在音視頻PaaS層的基礎能力。

      總的來說,釘釘的“領域變遷”是否可能面臨著兩個難點,一是商業模式是否走得通,二是底層能力是否支撐得起來,前者是商業上的博弈,后者則是技術上的投入,釘釘接下來還得一邊想著賺錢的路子,一邊花錢補回原來的空子。

      變遷的必要

      今天,釘釘所面臨的不僅僅是一個品牌模式的轉變,實際還有整個行業未來路徑的抉擇。也就是說,“領域變遷”并不只是釘釘的事情,已經擴散成為整個行業的事情了。

      什么意思呢?在企業數字化的道路上,各行各業的企業都在思考數字化,看待問題的角度趨于開放化,解決問題的方式也趨于多元化,甚至遠遠超出了釘釘的預期。

      在發布會上,葉軍“坦白”了兩個比較有意思的點,一是釘釘是沒有辦法“吃掉”所有行業,每個行業都有一定的門檻,有些專業性的東西釘釘可以做,但不一定能做好;二是,有些生態伙伴對于釘釘的應用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他們(指生態伙伴)根據自己的業務流程特點構建了一系列高效便捷的應用,令人嘆為觀止。

      簡單來說,一、釘釘的SaaS天花板已經看得見了;二、企業以及生態伙伴的數字化創新能力正在不斷呈現出來,放大、強化。

      在這種趨勢下,實際行業層面的“領域變遷”早就已經發生了,而釘釘必須順勢而為,找到自己的下一個領域關鍵點,也就是PaaS化。

      那么,行業層面的“領域變遷”是什么?簡單來說,是一種思維模式的轉變,從「SaaS+」到「+SaaS」。

      「SaaS+」是一種以產品為主導的思維,就像過去釘釘作為協同辦公軟件所主導的企業數字化。在那個時期,企業其實對數字化并不理解,其數字化進程更多是建立在成熟的SaaS產品之上,即釘釘有什么數字化功能,就用什么,改造什么,被引導著走上數字化道路。

      「+SaaS」則反過來,是一種以業務為主導的思維,就像釘釘當前部分生態伙伴所做的。他們對數字化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理解,在基于業務流程需要的情況下,才會采用SaaS工具對業務流程進行數字化改造,有著強烈的主動意識。

      這個時候,釘釘就已經從「主角」被迫降為「配角」了,一個通用的SaaS軟件很難再深入地去為企業提供數字化解決方案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專業的、深耕某一行業的垂直SaaS廠商,或者企業的業務專家等。

      比如,在今年年初,柳鋼的工人彭期文在釘釘上僅用了30分鐘就通過低代碼開發搭建起了一款“核酸檢測登記”應用,迅速對接廠里的核酸檢測需求。

      這背后意味著什么?零零散散具體的業務或流程所需的數字化應用已經慢慢地不再需要釘釘的團隊來響應了,而是企業內部(或是第三方SaaS垂直廠商)就能解決。

      釘釘所能做的還有什么,要么向企業端更靠近,做更專業的定制化服務;要么向PaaS層轉移,提供更兼容、更開放的底層技術和平臺支持。前者是老路子的深耕,后者則是新領域的開拓,而釘釘選擇了后者。

      后者,也就是“領域變遷”,所帶來的結果即是更繁榮的生態。簡單來看一組數據,截止2021年12月底,釘釘上的低代碼應用數超過了240萬——由此所能看到的,大概率就是釘釘PaaS化的一個縮影。

      我們甚至也可以假設,或許也正是看到了這樣的生態繁榮,才堅定了釘釘PaaS化的決心。

      主權的捍衛

      最后一個問題,是釘釘的主權問題。跳出舊領域,釘釘需要讓渡一部分權益,那么跨入新領域,釘釘是否需要捍衛某些主權呢?

      答案是肯定的。比如,用戶的注意力與品牌的認知感。

      “酷應用”作為今年發布會的一個重磅產品,其作用非常微妙——在葉軍的介紹中,“酷應用”將實現從“人找應用”到“應用找人”的體驗升級,盡可能地幫助生態伙伴進行低代碼產品推介和增加使用頻率等。

      但,實際上這在利好生態伙伴的同時,也在巧妙地捍衛著釘釘本身的主權;凇翱釕谩,用戶不再需要切除釘釘的窗口,直接在一個窗口內就能使用第三方開發者提供的低代碼應用,很好的解決了窗口與窗口之間的跳轉與割裂。自此,用戶所有的注意力都將盡可能地集中在釘釘的窗口內,不必分散、轉移到第三方生態伙伴的應用窗口。

      可以說,這是釘釘對自身主權的一個捍衛,也是一個陽謀。

      由此可見,釘釘想要做的不僅是企業服務的一個超級入口,更是一個超級窗口。

      在這場“領域變遷”的過程,釘釘希望每一個人都是贏家,而它則是最大的一個。

      *本文圖片均來源于網絡

             原文標題 : 從“領域變遷”的視角,來看釘釘的PaaS化戰略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人工智能 獵頭職位 更多
      掃碼關注公眾號
      OFweek人工智能網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99

      <ins id="617x2"></ins>
      <noframes id="617x2"><small id="617x2"></small></noframes>
    3. <tr id="617x2"><nobr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nobr></tr>
      <ins id="617x2"><video id="617x2"><var id="617x2"></var></video></ins>
      1. <tr id="617x2"><small id="617x2"><delect id="617x2"></delect></small></tr><tr id="617x2"></tr>